|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旅游 汽车 科技 财经 教育 娱乐 综合 体育 社会 军事 时事 国际 文化 健康养生

今天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 文章内容

摄影家冯建国:“大画幅摄影”教育开拓者,透过独特视角记录时代

新闻来源:翠兴信息门户网 | 发布时间:2019-11-03 10:13:52| 作者:匿名

-第3条-

像许多同名同姓的人一样,海南琼海本地人冯建国在国庆节前后出生。

1963年,名为“建国”的孩子的农历生日是10月1日。父母认为这是命运。如果这对夫妇当时被告知,这个出生在中国最南端一个小城镇的孩子会顺应时代潮流,走出国门,然后满怀激情地绕着戈壁高原、著名的山川、小巷、祖国的小巷,走上最高学术殿堂的讲台...听起来像寓言。

但它确实发生了。

1980年,18岁的冯建国被广东广播电视学校录取,毕业后被分配到广东电视台工作,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前沿发展。怀着摄影的梦想,他毅然放下稳定的工作,于1988年去日本学习。在接下来的11年里,他工作并学习摄影。

1999年,冯建国回到中国在北京教授摄影,成为第一个将国外学术“大幅面摄影”课程带回中国,并将高质量黑白摄影的相关理论和实践经验传播到中国摄影界的人。

这位中国大型摄影实践和教育的先驱已经站在高校这个平台上20年了。如今,他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至今仍在教书。放弃稳定的工作去摄影和留学

1980年,18岁的冯建国拿着录取通知书,带着行李渡海来到陌生的大城市广州。从广东广播电视学校新闻采编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广东电视台社会教育部门,在节目制作岗位工作了六年。当时,他的月薪是几十元,摄影师攒了整整两年的工资买了一台尼康入门级相机。

冯建国回忆说,许多人羡慕他在广东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然而,像那些日子里无数的年轻人一样,他从逐渐打开的门中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1988年,怀着摄影的梦想,他独自在东京学习,学习日语,摸索着租房子找工作。一切从头开始。他在日本学校学习了两年,在摄影学院学习了两年广告专业,然后在摄影本科学习了四年,在硕士学位学习了两年,连续十年努力学习。

在国外,冯建国一直想着祖国的名山大川和文化历史。他把丝绸之路作为他毕业作品的主题。

1996年暑假,他带着几十斤从学校借来的大型摄像设备去了新疆,在那里他渴望了很多年,租了一辆越野车。从北疆的喀纳斯和鬼城到吐鲁番盆地的高昌和蛟河,再到南疆库车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和大巴扎,他沿着丝绸之路从西域来到帕米尔高原寻找塔什库尔干的石城遗址。

拍摄古丝绸之路上的古城遗址、戈壁沙漠、湖泊和雷云,以及大巴扎民族、葡萄架下的茶馆、高原牧场和其他人与自然强烈对比、和谐交融的西部场景,花了一个月几万公里。

1999年,冯建国在东京加入了半年多的子公司在日本泡沫经济中破产。他决定回国,继续关注祖国的河山和老百姓。

将“大照片摄影”教育引入国内高校

从西部丝绸之路到青藏高原,从北京的胡同到黄山的自然和文化景观,冯建国用照相机记录了祖国的山川。作为一名在大学讲台上工作了20年的教师,冯建国也见证了中国摄影的巨大变化。他说,新世纪以来,摄影在中国取得了巨大进步,从“奢侈品”走向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除了实用摄影,图像艺术市场也在逐渐增长。

冯建国回忆说,在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买得起专业相机的人不多,摄影爱好者也不多。那时,当人们提到摄影时,他们认为除了照相馆,他们可能是新闻报道的图片。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摄影作品和专业摄影画廊的概念对中国人来说仍然很陌生。

世纪之交,当冯建国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师时,北京没有大规模的图片摄影、高质量的黑白摄影胶片以及相关的加工生产设备和材料。

从拍摄、开发、制作、安装、展览、销售、长期维护,到收藏,高品质黑白摄影拥有一整套独立完整的制作流程和画廊业务运营体系。冯建国通过讲座、讲座、与朋友建立专业画廊、策划大师级摄影师原创作品的展览,向中国摄影界介绍了大规模摄影和高质量黑白摄影的制作过程和理念。

冯建国说,与大多数人对实用摄影的理解不同,大规模摄影是专业技术要求较高的摄影创作技术之一。凭借其宽广的视野、细腻的描述和细腻的音色,它常常呈现出我们肉眼所见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大型摄影的创作过程也充满仪式感。摄影师携带数十磅设备到现场,设置相机,构思图片,调整镜头焦距,聚焦,安装滤镜,选择胶片,计算曝光,最后按下快门,让胶片瞬间凝固。然后进行完整精细的暗室冲洗处理、放大和后期安装。

在此期间,显影、定影、放大和曝光过程中每分每秒的控制间隙都会对最终图像效果产生直接影响。如何选择合适的冲洗方法和材料也很重要。这种全新的摄影创作方法充分体现了摄影的本体语言和物质美学,给当时的中国摄影界带来了新的技术手段和新的创作理念。

冯建国说,在人们的收入逐渐增加后,他们对生活的追求和对摄影的理解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摄像机已经进入了成千上万个家庭。虽然大规模摄影仍然是一门次要的艺术,但他深深地被这样一个事实所感动,即这种20年前很昂贵,由于速度缓慢而有些“奢侈”的东西,可以被一些人理解、讨论和欣赏。

给《泰晤士报》留一段录像。

作为摄影师,冯建国一直关注人与自然、历史与文化的关系。他说他希望用摄影为他的时代留下一份图像遗产。

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国外留学的冯建国开始用相机记录西部丝绸之路的风景。1999年,冯建国加入摄影队,离开昆明前往西藏。他和其他乘客乘坐改装的中巴在崎岖的土路上行驶。有时当道路被破坏时,他不得不下车搬运石头来填充道路。有时他不得不涉过河道,通常一天不到几公里。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几乎每年的暑假和寒假,他都背着几十斤重的大型摄影设备在高原上行走。在与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们的接触中,冯建国更加感受到了他们顽强的生命力。“他们简单善良,对自然怀有深深的敬意,对生命的轮回有着虔诚的信仰。”冯建国说。

从2007年到2010年,他参观了不同地区的村庄,并拍摄了数百幅肖像--牧民、农民、朝圣者、喇嘛和小和尚。“我真诚地希望这些青藏高原人民的画像能够成为一个时代和一个民族的形象遗产。”

从2005年到2008年,冯建国还带着一架大型照相机日夜穿梭于北京的胡同,记录了北京四年来历史悠久的“最后一条胡同”。现在,他计划再用十年的时间用自己的视角和理解拍摄黄山,一个包含中国文化精神的自然和文化景观,希望能找到不同的解释和表达。

18岁时,他离开家乡海南去广州,然后去东京,然后去北京。冯建国感慨地说,他的生活已经几次回到了零,但幸运的是他一开始并没有改变主意。出国学习十一年后,他对“祖国”的理解变得越来越深刻。回到中国后,他可以尽其所能为教育事业做出贡献。他可以在国内外艺术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展览中与世界分享他的中国形象,这也被认为是“不负责任的”。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冯建国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大学近年来在世界上获得了越来越高的声誉。中国的教育旨在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才,努力实现世界一流的目标。"我经常在课堂上告诉学生,你应该珍惜这个时代."

回首前半生,冯建国很高兴自己抓住了新的机遇,手里拿着相机,用图像写下了这个时代的诗歌。

采访:林紫培,杜南见习记者

更多报道,请见专题:我叫建国,与祖国一起成长

上一篇:别以为你的那一套情话永久有效,情话是最讲有效期的
下一篇:美联新材2019前三季度净利8108万—9388万 同比增长


广告服务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归属翠兴信息门户网独家所有